山西法制新闻网
国家民政部窦玉沛副部长就唐生禄案再做重要批示
发布时间:2016-10-06 作者: 本网站:王兰兰
地方解释无据,要求有关司局阅处推动落实唐生禄政策待遇
“《从‘身体不好的农民’到‘志愿军英雄’》《英雄悲歌》《全军二等休养模范的悲壮人生》……,出国作战重功伤残英模、卫生系统转业干部唐生禄(1924-1979)历史查证、媒体动态系列报道,受到国家有关方面领导重视,民政部窦玉沛副部长日前做出重要批示!”据唐生禄第三子、大陆农业部所属农民日报社驻上海记者唐士军向《中国拥军人网》反馈,去今两年以来,他曾就此数次书面报国家民政部、国家卫生计生委、人社部等督办,其中民政部办公厅认真开展工作衔接,及时报告分管部领导窦玉沛副部长阅示,在全面了解情况基础上做出批示,地方解释无政策依据,要求有关司局阅处督办推动渝川陇三省市履行烈褒残补优抚安置职能衔接,拨乱反正历史还原落实伤残英模卫生系统转业干部唐生禄相关政策待遇。
历史查证明确,1943年,19岁的唐生禄参加了甘肃省甘南地区反抗国民党残暴统治的农民武装起义,史称“甘南农民起义”。起义遭国民党重兵镇压失败。地方自卫队保安队轮番“清乡”抓捕起义人员,唐生禄遂与众起义人员一起,转入陇右地下党,进行武装革命工作,参加了“水家坡夺抢”等一系列地下武装行动,长期离家难回,最后在前往延安的路上,过哨卡搜身时被捕,被监禁在监狱,九死一生。1949年8月,甘肃解放,唐生禄获新生,重见阳光。时逢国民党119军扩招,他未及回家看父母,即与胞弟双双入伍吃粮。12月8日,唐生禄兄弟随军部整建制起义,119军改编为人民解放军西北独立第三军,征战于陇晋陕等西北大地,曾经参加了天兰铁路抢修开通等重大工程;唐家兄弟所在的244师,改编为独立第三军第7师,稍后,第7师整编为人民解放军第七军20师。1950年10月,第七军20师、21师先后奉命在山东周村,改编为志愿军特种兵部队,所属18个高射炮兵营,唐生禄随部抗美援朝,首批出国赴朝参战,参加了一系列重大战役,先后两次负重伤;第一次伤愈归队,唐生禄被编入1951年3月入朝作战的反坦克歼击炮兵31师,配属第三军团、第十九军团作战;唐生禄在反坦克歼击炮兵31师401团后勤连先后任班、排长,率领战友一起向前线运送弹药物资给养,有力地支持了前线战事,作战勇敢、屡立战功,曾获重大立功授勋“军旗前照像”荣誉---经国家博物馆专员查证反馈,位于丹东的“志愿军英雄馆”,目前收藏展出4幅同类“军旗前照像”珍贵文物照片。
1952年末至1953年初,唐生禄因所部配属第三军团参加上甘岭战役后半段,遭受美机燃油弹轰炸再次身负重伤,与众伤病员一起被送回国,起初在辽宁瓦房店拥军医院心肺伤部位止血治疗,后被护送至渝歌乐山部队医院进一步救治,后转入渝志愿军干部疗养院治疗与休养,前后4个年头……数十年后,1955年3月奉令与唐生禄一起被护送赴渝军休疗养的老战友、离休干部、原重庆市中医院党委书记李奎华老人,以及随军出国的原炮三十一师401团老兵、文化教员、1957年退役军转成都的陈华老人,均为战友唐生禄当年因战心肺受重伤回国治疗休养作证,这一段历史得以全面还原。
唐生禄治疗、休养数年间,身份为重庆志愿军干部疗养院二等残废军人休养员,1953年12月,全军评模时被评为二等休养模范。1955年1月21日,经西南军区批准,四川省卫生厅康复医院管理局函复、重庆市人民政府卫生局核准,唐生禄退出现役,办理干部转业手续,继续留在西南军区卫生部辖渝军干疗养院从事其他休养员生活供给管理工作,身份为疗养院院办事务员。同年,军疗军医任务完成,疗养院职能划归地方政府卫生局管理;4月27日,重庆市人民政府卫生局下发干部调令(该局工作人员介绍信),唐生禄奉调编入该市第二工人医院,从事院办事务员工作。1956年3月,军转二等休养模范、西南军政委员会卫生系统工作人员唐生禄,到职近一年旧伤病复发加剧,导致“胸部所属仍然疼痛、精神方面很软弱、四肢无力”等重大健康问题,耽误本职工作,因“完不成任务、造成不必要损失”内疚不已,迄今尚未查明川渝党政部门当年履行职能按政策安置唐生禄继续供养干休、安排康复治疗;无可奈何之下,唐生禄报“请长假”回原籍还乡,“侍奉家中老父母”、“参加农业合作运动”。对此重大事项,中共重庆市卫生局分党组越级擅权,代行四川省级职能,做出所谓“研究同意,按离职办法处理(唐生禄)回乡”的批复。经查,国家当年并无所谓“离职办法”,军转二等休养模范唐生禄,年仅32岁,尚未成家,因伤病无法胜任工作,应继续享受干部离职休养政策待遇。
因无所谓“离职办法”,所在单位渝市第二工人医院不得已,掩盖其志愿军重功伤残英模转干历史身份,又比照机关一般年老多病人员情形(二等军残休养模范唐生禄年仅32岁,不属退职对象,也无明确退职申请),以所谓“因身体不好”为由,进行“退职”档案登记,故意掐断唐生禄军转一应政策待遇(究竟是何部门、具体哪位领导下达停发薪资残补供养金等错误指令,不明待考),打发其回原籍,实际上造成违反军人抚恤条例,故意辞退军转二等休养模范导致其回原籍失去生活来源冻饿病死的严重后果。而负责接管唐生禄回原籍“劳改”的甘肃三级组织,违反国家关于因伤因病二等残废军人可以回原籍分散优抚安置的政策规定,对重庆方面错误处理疏忽失察,将错就错,不管不顾不理睬,一错到底……一位奉命出国参战、屡立战功的志愿军伤残英模,身受重伤久治不愈回归故里,本应受到尊重和厚待,以颐养天年,但谁也想不到,唐生禄在地方县乡却长期被视为“一个患慢性病、身体不好的农民”……令人奇怪的是,将军转管理与服务责任硬推给渝川两省市,唐生禄回甘肃后分散优抚安置政策待遇不管不顾没人负责落实,“反右”“文革”中反倒又被作为甘肃军转干部身份管制,因其早年参加陇右地下革命“跑土匪”、国军起义等所谓“历史不清”,一再受到冲击,被批斗揪斗整治迫害,导致健康状况每况愈下,吐血咳血问题日益严重。原籍榆中龙泉花寨子乡村赤脚医生陆生林,念当年定西监禁中唐生禄曾设法传信搭救其不死之恩,免费配中草药给服用,使唐生禄因战心肺旧伤病情得到少许控制。回望这半个世纪,唐生禄蒙冤致死,家人也受到牵连,人社军转干部眷属子女上学就业住房优先安排、民政优待抚恤安置等政策待遇均落空沾不上边。
唐生禄到底是复员?还是干部转业?2011惊现档案查证明确,唐生禄并非复员回原籍,而是数十年隐姓埋名的志愿军重功伤残治疗休养人员、渝川陇卫生系统军转二等休养模范。为了拨乱反正,全体军眷遗属多年来曾无数次致信甘肃省委主要领导,甚至受到1960年时任甘肃省长、时任中顾委常委的汪锋老人重视,亲笔回信告知有关情况已转国务院督办查证。谁知,一次次追查,一级转一级,最后还是不了了之。知难而上,唐士军继续四处打听,上世纪80年代幸运地找到父亲部队老军长蒋云台先生的线索,告诉远在东北的七叔唐生正。七叔非常重视,即致函求助……得悉部属蒙冤致死,云台蒋翁义愤填膺,作出如下重要证言:“唐生禄原在国民党119军244师138团迫击炮连任排长,于1949年12月在武都随军起义,起义后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北独立第三军,唐生禄继续担任排长。唐生禄在起义期间,做了大量有益于起义的工作,表现很好。唐生禄系起义人员,要按照党对起义人员的有关政策,解决落实唐生禄的政策。蒋云台 1987年9月”
甘肃省委统战部、省政协即联合盖章行文,批转至定西地委,定西地委后转由定西县委、县府召开联席会。据此联合行文,以及蒋翁书证,地方党委和政府应予及时落实唐生禄起义改编继续担任排长等涉及的一系列政策待遇。孰料,真相继续被基层掩盖,联席会除了颁发一个冷冰冰的《起义军官证明书》以外,其余政策待遇均未落实。
父亲所在部队当年改编志愿军历史沿革究竟怎样?出国作战立功伤残情形到底如何?全体军眷遗属先后与甘肃省档案馆、辽宁丹东志愿军纪念馆、《中国百年徽章图鉴》编者孟中洋及其徽章与荣誉研究机构等取得联系,这些专业机构分别就唐生禄立功授勋“军旗前照像”及有关证章进行鉴别认定;后与中国人民解放军档案馆取得联系……延伸查证,从歌乐山部队医院、红军疗养院、黄山干部疗养院开始,一直顺延查到重庆市档案馆(20世纪50年代之后档案均移交该馆馆藏),一个个线索、一点点求证,一次次沟通、一次次交流,希望、失望、绝望……
2011年9月15日,重庆档案专员邓华来电,再次细问唐士军父亲的姓名、籍贯等。邓华说,档案馆查到一个条目:“一疗院拟留唐生禄同志工作由”……奇迹出现!第二天,邓华再次来电,说查到唐生禄1953——1955年在重庆市第一干部疗养院治疗休养,评模被评为二等休养模范,以及干部转业报批等历史事实,三份档案材料,共5页。石破天惊,真相大白!十多年地下、地上革命,伤痕累累,曾作为志愿军将士出国作战,两负重伤,治疗休养4年,1953年12月评模时被评二等休养模范----唐生禄立下的赫赫战功,原来一直隐藏在历史烟云之中。
数十家媒体进行公开报道,标题为《全军二等休养模范的悲壮人生》,老革命、老英雄唐生禄的这一段不同寻常的从军历史终于得以巩固:
唐生禄系军转二等休养模范身份明确,自川渝回陇事实客观存在,只是由渝川卫生系统接收之志愿军伤残英模、军转干部,回到原籍甘肃莫名其妙变成“一个身体不好的农民”,切断其所有军转残补优抚待遇,不明不白建农民黑户、分了土地“劳改”军转二等休养模范,缺乏政策依据支撑,最后导致其贫病交加、冻饿病死,酿成涉军重大历史冤案,天怒人怨。
追问地方党委政府,谁也说不清、谁也负不了责,唐士军从上海快递报请新任甘肃省委王三运书记给予关注。王书记于2012年3月做出重要批示,请两位省委常委组织部长吴德刚、统战部长泽巴足会商处理,据实情,按政策,妥善处理。
众所周知,对于做出重大贡献的特殊人员,党和国家早就实行优待、安置、抚恤政策。依据中央规定,国家机关自1950年起即实行干部商调政策,主要解决两地分居、家中老人无人照顾等实际问题;从1963年开始,军转干部,其军眷配偶按政策进行安置、安排工作;军转干部眷属子女,上学、就业、住房等优先考虑安排。那么,唐生禄因“胸部所属仍然疼痛”等重大健康问题,1956年3月完全无法继续胜任工作,怎么办?按政策能否回原籍?自渝川回陇如何妥善处理?依据l951年《关于处理部队中老弱残疾人员的指示》规定,应由省以上专门机构(荣军院、疗养院、干休所等)供养(即离职休养)。经查,当年重庆及四川未按政策办理,“按离职办法处理”“退职”登记处理无政策依据。国家另有明文规定,因战伤二等残废军人休养员,出院后也可回原籍分散优抚安置,加之原籍家中老父母年迈需照料,因伤因病尚未成家无家可归、又无法转业继续胜任工作的渝川卫生系统军转二等休养模范唐生禄,不得已报“请长假”自川渝回陇“侍奉家中父母”,原籍谁来负责其干部商调、治疗休养、烈褒残补、优抚安置?国家规定省级党委与政府负责……鉴于此案拨乱反正长期被人为置悬,与甘肃省委王三运书记批示相隔三年半之久,甘肃省政协冯健身主席于2015年9月再做批示,明确由省卫生计生委刘维忠主任(合并前原任甘肃省卫生厅厅长)主抓牵头会商联席“办理此事”。刘维忠主任意见,由省委组织部牵头办理,或者由定西市区哪一级政府办理。
甘肃省委组织部最新接棒承办此案的干部监督二处杜建堂处长说:“唐生禄军转二等休养模范本应离职休养、优抚安置、安排治疗,但重庆当年‘按离职处理’后回到原籍,甘肃落实离休待遇无依据。至于啥叫离职办法、请长假为啥按退职登记,这要要让重庆解释;志愿军二等休养模范、卫生系统转业干部唐生禄回原籍咋变成‘贫农’的,这让定西及兰州回答,谁负责调查谁负责解释。”
接到甘肃省卫生主管机关批转,定西市区两级卫生部门去年12月向省厅报告说,军休军转唐生禄旧伤病复发回原籍需要优抚安置、安排治疗休养,之所以被揪斗批斗屡遭迫害,饥寒交迫贫病交加冻饿致死,是因为“没有接到上级指示和重庆市卫生局的任何文件”,甘肃省厅后来一直未再做明确“上级指示”要求定西市区如何妥善处理。显而易见,军转二等休养模范、西南军政委员会卫生系统转业干部唐生禄,复转到地方属于城镇户籍,1956年旧伤病复发无法工作、尚未成家,回原籍“侍奉家中老父母”,其本人需治疗休养、优抚安置,应由省级卫生厅接收安排进入志愿军疗养院,后来改为荣军院移交省民政厅管理与服务置悬,唐生禄老父母所居住的榆中地方依据什么接他到符家川乡下分土地、建农村户口?在榆中县,谁接唐生禄回来的?依据什么,不明不白,能接吗?安定区有个文件报告上级说唐生禄属于1956年“复员”回来榆中(更早的解释是“1949年12月起义后资遣回家”),依据是什么?1956-1958年榆中县由于不明不白接收军转休养模范唐生禄,1958年符川公社由榆中划归移交定西管辖,又不能说明真实情况与身份,两个县级党委政府一错到底,导致其作为带重大健康问题无法工作、尚未成家回原籍“侍奉老父母”的志愿军二等休养模范、西南军政委员会卫生系统转业干部,未能按政策进入省卫生厅建立之志愿军疗养院治疗休养,长期掩盖军烈英模身份饥寒交迫屡遭迫害英年早逝,全体军眷遗属应该享受军转干部子女上学就业住房优先安排及其它优抚安置政策一律落空,如此重大问题,按照王三运书记与冯健身主席及国家民政部等领导重要批示“据实情、按政策,妥善处理”,由榆中县与安定区(原定西县)负责落实吗?政策依据是什么?如何落实?谁具体承办?需要一一对应,按政策妥善处理。
进一步查证,跨省军休军转干部如何接收?假如没军转档案移交,能否接收到地方落户、另建农村户籍、分土地、“因(内疾病)身体不好”不能劳动“照顾”当小学(初小)教员任教职?军休军转干部旧伤病复发带重大健康问题回原籍,到底由谁负责优抚与安置?今年3月,由兰州市民政局党组书记、局长王俊东安排,该局优抚处负责人亲往榆中督办,明确指出由民政机关负责。按照市局督办安排,榆中县民政局专员展开排查,在该县教育局查到原陇右地下武装人员、志愿军重功伤残英模、西南军政卫生系统转业干部唐生禄回原籍在榆中任教职工作经历、个人自传、教育局评语等“干部履历表”系列档案。虽有榆中县委县府主要负责人过问督办,按照县民政局领导吩咐,该局有关双拥专员岳先生仅仅调取了他们认为与该局有关其中两页。据介绍,军休模范、军转干部唐生禄旧伤病复发转业回原籍在榆中干部任职这套系列档案,长期作为人死没人管的“无头档案”,长期人为搁置在县教育局几欲废弃,即使省委王三运书记做出重要批示、定西有关组织依据省委组织部安排前往查证也“秘而不宣”,榆中县党政主要负责人失察,沉寂半个世纪,终于2016年3月14日“水(历史雾水)落石(真相史实)出”。真相大白于天下,榆中县党政负责人、组织部长席应奇继续胡乱解释,认为“唐生禄属于当年自己回来榆中,自己在社办小学做的教员,榆中县教育局存留当年有关唐生禄干部履历材料,都是他自己填写,没有组织盖章,应属于他个人行为,不属于榆中县组织部管理与服务的军转干部;也没有查到当年上级组织转来榆中关于唐生禄(因伤因病无法工作)需要地方优抚安置、安排治疗休养的手续……”虽然县委县府领导不承认唐生禄属于榆中接管之军休军转干部身份,却又明里暗里默许放纵教育局、民政局职能部门,以《干部档案管理条例》规定干部本人及直系亲属不得阅档为由,继续遮遮掩掩,不允许全体军眷遗属对唐生禄这套干部履历表等“无头档案”全面充分知情,榆中地方组织的做法显然不可理喻。经过反复沟通督办,榆中县民政局当月先后两次向兰州市民政局做出所谓“无法解释”而破绽百出的“说明”;对于唐生禄蒙冤致死拨乱反正历史责任、现实责任无法回避,4月26日,经榆中县党政主要负责人审定通过,由县民政局再次向唐生禄全体军眷遗属做出所谓“无法解决”的书面不予“处理意见”,更是令人震惊。
就军休军转唐生禄蒙冤致死拨乱反正,1955年-1983年履行省级职能的四川省政府,什么意见?省府办公厅秘书四处朱处长认真研究案情后回应,此案确属行政不当行为,如果1983年前发现,四川省即可要求重庆纠错整改;问题是,1983年后,按照机构改革重庆重新履行省级行政职能,它完全可以进行纠错处理,如不纠错,只能请国家有关部委出面督办。而重庆市委市政府信访办严重背离事实依据政策依据,2013年9月“终结复核”行文回应称:唐生禄当年打报告(回避因旧伤复发不能坚持工作报请长假重要史实),上级批准(回避请长假按离职办法处理、退职登记无政策依据等严重历史错误),已经接管回原籍23年,甘肃党政从未提出问题,因此不再是重庆市职工(互相推卸责任,重大历史错误拒不改正,历史责任现实责任拒不履行)……甘肃省人社厅军转与民政厅优安职能置悬,将全部责任均推给唐生禄回来挖窑而居的原籍所在地的基层组织。而唐生禄原籍定西市区组织负责人称:年代久远,历史复杂,很多情况查不清楚,重庆属省级,安定区级别这么低,无法认定其“按离职办法处理”又进行“退职”登记到底对否,更无法要求重庆进行纠错处理,事情久拖不决,重大历史还原长期人为置悬。
这些重要情况,唐士军分别报请甘肃省委组织部吴德刚部长、甘肃省政府刘伟平省长、常务副省长咸辉协调督办落实置悬,省委办公厅负责人批示启动督查,走形式、摆样子,形同虚设,此案不折不扣拨乱反正,长期没人管。多家媒体提出质疑:军转二等休养模范唐生禄,旧伤复发无法工作本应离职休养,咋被搞成了“离职”干部没人管?离休、退休、离职、退职,一字之差,政策待遇规定,各不相同。调查明确,渝川陇三省市“割据”谁也不负责,既没办离职休养、也未办退职休息,反倒违背政策“被离职”、“被退职”“被病农”,档案由组织秘密保管,外界谁也不知,导致唐生禄不明不白成了“一个身体不好的农民”……上世纪80年代,有关组织涉嫌故意毁弃或人为丢失唐生禄军转个人干部档案,全体军眷遗属要求拨乱反正落实政策,伤残英模死无对证,地方组织借口“找不到个人军转档案”拒不查证落实。熟料,三十多年后,唐生禄系列档案惊现重庆、甘肃……档案找到了,新的借口纷至沓来,横竖就是不想对历史与现实负责。
事实依据、政策依据明确,协调督导渝川陇三省市履行职能拨乱反正,报请民政部优安局邹铭局长(现升任部党组成员、副部长)与杨国英、马飞雄、李树峰、李桂广等副局长知察,局领导安排烈褒处朱玉军处长(现调任优抚处长)、优抚处董天夫处长(现调任另职)、综合处顾处长等均做了一定工作,但始终未建立平台协调渝川陇三省市职能部门分清是非、听取唐生禄全体军眷遗属主要诉请,也未明确划分此案中渝川陇各自承担具体责任,导致三省市党政军至今互相推卸责任,彼此观望“等靠要”,未能切实履行职能对历史负责、对现实负责,志愿军伤残英模、卫生系统转业干部唐生禄九泉下英灵不得安息、全体军眷遗属悲愤交加难苟活。窦玉沛副部长就此案做出重要批示,民政部有关司局出面协调督促渝川陇三省市各自履行省级职能,尽快落实志愿军重功伤残英模转干唐生禄军转疗养烈褒残补优抚安置政策待遇,进入倒计时。
loading...
       转自:中国拥军人网                     责任编辑(lanzi)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化信息部备案号:晋ICP备18013775号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山西法治新闻网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以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法律顾问:刘卫锋
监督电话:0351-5629989 站长邮箱:sxfzxww@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