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法制新闻网
装睡的守夜人:电信诈骗团伙频频“借力”运营商和银行
发布时间:2016-08-17 作者:中国维权网
【深度】电信诈骗链条与装睡的“守夜人”

深圳市居民罗灿最近被一天多达20通推销业务的电话困扰。

罗灿告诉界面新闻记者,父亲用他的身份证信息注册了一家公司,并未告诉其他人。至于消息是如何被商家得知,罗灿也说不清,他能肯定的是:自己在房屋中介租房子,或在某商家办理会员卡时的信息已泄露,并被别人利用。

在同一座城市,同是因为个人信息被泄露,李安的遭遇更加惨痛。海外留学归来,李安回到深圳入职一家国企。2015年4月,一个自称“上海公安机关工作人员”的电话找上李安,根据来电号码,李安拨打上海114查询,确认为上海市某公安分局的电话号码,这让李安坐立不安。

电话中,“上海公安机关工作人员”声称,李安的一个包裹被海关拦截,在包裹里面发现有毒品和枪支等违禁品。李安发现对方所说的信息与自己的个人信息相符,于是选择了相信。

“上海公安机关工作人员”表示,可能因为李安的信息泄露后被他人利用,需要李安自证清白,把财产都转到指定的安全账户进行调查。李安照做后,对方又提出,还需要李安把自己的房子出售,所得款项如数转到上述安全账户。

继而,在对方的诱导下,李安打电话让父亲转了几百万元到其账户,然后也悉数转给了上述安全账户。

电话那端提及“不能和任何人提及此事”,面对父亲的追问,李安三缄其口。在他察觉被骗并报案前,汇至对方账户的数额已高达1900万元。目前警方仍在调查此案。

类似的电信诈骗案件发生,源头大多在于受害者个人信息被泄露。

被摆上“货架”的个人信息

引语:公民信息泄露的源头是掌握公民个人信息资源的银行、民航、国土资源、电信运营商、医院等企事业单位,其中也可能包括公安系统。

“诈骗团伙想了解的个人信息,几乎都可以在网上买到。”一位接近公安系统的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目前,个人信息泄露问题非常严重,而且很多信息都已被明码标价,就像摆在“货架”上的商品一样,供客户选购。

界面新闻记者登陆淘宝、京东、亚马逊等购物网站,对个人信息相关的关键字进行检索,发现很多都已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无法显示。不过,记者登录腾讯QQ,通过添加好友进行搜索,发现有大量出售个人信息、身份证、银行卡的QQ群以及QQ号。

这些QQ群和QQ号,很多都以“黑客”自称,并在个性签名一栏标注“诚信”等字样。记者随即加了多个标注可以出售个人信息的QQ,并以买家的身份询问,对方均表示可以提供准确、全面的一、二手个人信息。

一位卖家声称,房产证方面的信息有两种卖法,一种是“散拿100元2000条”,还可以打包,“500元包一个城市,3个城市一起买可以给个折后价1000元”,信息中包括身份证、住址、手机号码、房产证颁发日期等。

另一个卖家表示,有在校学生以及其家长的个人信息出售,小学、初中的学生信息0.2元/条,包括学生所在学校名称、班级、家长电话号码等。此外,地区企业管理层信息、官员个人信息甚至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平台的账号密码信息也均有出售。

此外,界面新闻记者还发现,有不法商家出售银行卡和中国公民身份证,而且可以整套出售。卖家将实物银行卡、捆绑的手机卡、二代身份证原件、银行回单、网银U盾打包出售,不同银行的套卡售价也不同。其中,工商银行(4.250-0.05-1.16%)的相对贵一些,1300元一套,交行、建行、兴业和中信等银行1000元一套。

卖家一再承诺所出售的信息准确。当问及这些信息从何处来时,卖家均回复“无可奉告”。上述接近公安系统的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这些公民信息泄露的源头是掌握公民个人信息资源的银行、民航、国土资源、电信运营商、医院等企事业单位,其中也可能包括公安系统。

“信息泄露已形成了一条地下灰色产业链,有人出售,也有人收购。”上述接近公安系统的人士称,警方办理某案子缴获到一些个人信息资料,其中就有某银行VIP客户的账户信息,包括银行卡号、客户名字、身份证号码、电话、存款余额以及最后一次操作记录。犯罪分子利用这些信息进行电信诈骗,很容易就击破人们的心理防线,实施精准诈骗。

少数的幸运儿

引语:当警方接到电信诈骗受害者报案时,被骗的钱早已被犯罪团伙取现或网上消费,即使最后破案,被骗的钱也很难被追回来。能及时制止的电信诈骗案件并不多见。

在深圳工作的刘芳是一个“幸运儿”。

刘芳是个生意人。去年某一天,按照此前与合作商的约定,第二天中午将有15万元从合作商那里汇到她的账户。当天,刘芳收到了一条来自“10086”的短信,关于积分兑换,附有一条链接。刘芳没想太多,点开,填写个人资料,一切如常。

第二天晚上,刘芳察觉到合作商还未付款,于是主动联系商家,对方却回复说钱已转到她的账户。刘芳查询自己的账户存款,发觉不但没收到合作商的15万元,连账户原有的1万元也不知去向。

此时,她才意识到自己前一天收到的“10086”短信有问题。可能是诈骗团伙利用伪基站篡改发送短信的号码,并冒充10086发送含有病毒的链接,点击后病毒在手机后台读取接收到的验证码,才转走了账户的钱。

由于是晚上,银行已下班,她赶紧到派出所报案。刑侦部门的民警让她打银行客服电话,查到了账户的流水信息,发现卡上的钱都被转到一个名为“上海富友代付”的充值平台。

民警致电“上海富友代付”客服,告诉他受害人的卡号,查到当天该平台确实进了4笔钱,但被客户又马上转到深圳一家理财公司的平台。

当时已是凌晨两点多,该民警又连夜赶到该理财公司找到负责人,得知下午进了一笔钱,且这笔钱显示异常。负责人称,一般情况下,客户的资金进入平台后会进行投资,但这笔钱进来后,“神秘客户”并不买理财产品,反而要立即提走。

该理财公司员工发现资金可疑,并未让“神秘客户”立刻把钱转走,所以钱还在平台上。刘芳也因此得以追回资金,免于受损。

这是深圳市公安局在2015年及时制止的一起电信诈骗案件,如果民警不熟悉诈骗资金的流向,或该公司不在深圳,受害人可能无法挽回损失。

“在类似电信诈骗案件中,犯罪团伙往往会将受害者的钱在好几个平台流转,导致警方侦查案件耗时、耗力。”深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的一位民警告诉界面新闻记者,能及时制止的电信诈骗案件并不多见,像刘芳这样的“幸运者”也不多。

一般情况下,当警方接到电信诈骗受害者报案时,被骗的钱早已被犯罪团伙取现或网上消费,即使最后破案,被骗的钱也很难被追回来。电信诈骗往往给受害者带来极大的伤害,有的甚至家破人亡。

2015年1月,河南周口市一男子带着1万元到新乡市做小生意,后来被诈骗电话骗取了这一万元。受骗后,该名男子曾向银行和公安求助,但终因想不开在一家农业银行(3.1500.00,0.00%)门口自杀。

据公安部公布的数据,自2015年11月到2016年2月这三个月中,全国共破获电信诈骗案件2.7万起,抓获犯罪嫌疑人9432名。最高人民法院统计则显示,去年全国法院审理的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案件已逾千件,出现了诈骗数额上亿元的案件。

上述已侦破案件的数据,相对全国发生的电信诈骗案件,只是冰川一角,更多的案件仍在调查中,或已被警方放弃。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化信息部备案号:晋ICP备18013775号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山西法治新闻网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以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法律顾问:刘卫锋
监督电话:0351-5629989 站长邮箱:sxfzxww@sina.com